“經學大師”的黃氏家園

2020-10-16 09:05 來源:定海新聞網-今日定海 作者:袁甲 應婷婷

  舟山自古出過不少名流雅士,但是可以被稱為“大師”的人寥寥可數,而在一百多年前的定海墩頭村,就出過兩位———黃式三和黃以周。這對父子是近代以來公認的重要學者,是浙東學派的“殿堂級人物”,他們研究經學,被稱為“經學大師”。何為“經”?也就是“經史子集”中的經。

  如果從今天的眼光看,這對父子就是我們通俗所説的“國學大師”,只不過學者的名聲大多在一個圈子內,容易被塵囂所忘卻,所以聽説過他們的舟山人也並不多。而他們的家鄉,就是雙橋街道的墩頭村、百歲村,這裏是怎樣的人傑地靈呢?

  黃氏經師之名享譽近代

  黃式三(1789—1862年)與黃以周(1828—1899年)兩父子的學術貢獻是一個時代不能忽略的,關於他倆的生平都可以在網絡上找到,在“清史稿”中也能找到兩位的傳記。

  經,也就是今天所説的“國學經典”,人們比較熟悉的是《論語》《孟子》《左傳》等這類在儒學中具有提綱挈領意義的理論。“經學”在當代人看起來確實挺冷門的,但在古時,其重要性非常突出。

  中國古代兩千年的傳統文化中,儒家思想佔據着無可爭辯的主導地位,而其中“經”為統治階級的思想,支撐了兩千年的封建體制,地位最高,闡釋“經”的意義的經學著作,也在社會政治和倫理思想建設中發揮着主導性的作用。

  黃式三在今天看來是位“落魄書生”,曾赴鄉試時,母親暴斃,他痛不欲生,發誓不再應考,從此在家中埋頭讀書治學。1840年鴉片戰爭中,英軍佔領定海後,他遷居鎮海。而他的兒子黃以周在42歲(1870年)時才中了舉人,可他也不會做官,先後在遂昌、海鹽、於潛、分水等縣任訓導。60歲時賜內閣中書銜,小官,從七品而已。這份履歷看起來實在平淡,但在當時的社會環境下,卻絲毫不會埋沒這對父子在學術上的顯赫地位。

  有關研究單位通過對中國國家圖書館、北京大學圖書館、首都圖書館、上海圖書館、浙江圖書館、浙江大學圖書館、天一閣博物館的調查,已知黃式三著作有23種,黃以周著作有29種,合計約有450卷,近500萬字。而當時,定海全縣的著作也不過600餘卷。其中,他們研究的經學中的禮學,是集兩千年來禮學研究之大成,尤為清末民初的國學大師如章太炎、黃侃、梁啓超等所推崇與欽佩。章太炎還尊黃以周為自己的導師。《清史稿》稱讚他們“博綜羣經”“博文約禮,實事求是,道高而不立門户”。

  黃以周的學術地位比其父更高,他的代表作《禮書通故》 被稱為研究禮學的經典之作,他一生主要的活動就是讀書、研究、教學和著述。晚年主講江陰南菁書院,弟子近千,其中許多人成為中國近現代政治、學術、教育領域的傑出人物。

  墩頭百歲 黃氏家園

  如今,黃氏後人的主要聚居地仍然在雙橋的墩頭、百歲。據當地的老人介紹,在以前,百歲村屬於墩頭村,直到“公社化”時期才分成兩村,但居民仍是血脈相連的墩頭黃氏。

  這兩個村子緊緊相連,僅靠一條狹窄的巷子為界,要不是當地人指出,根本不會察覺這是兩個村子。村子的規模不小,人口聚居,房屋緊密,田地都在生活區域以外,是一種典型的家族聚居佈局。

  説起墩頭的地名,當地老人説,這個地名從宋朝時就有了,當時的墩頭還是一片灘塗,人們就在灘塗上壘砌一個個“墩”,用以曬鹽等生產,墩頭的名字就一直沿用了下來。而百歲則是由於當時兩村分開時,人們給新的村取名,並不是因為這裏的人壽命長,而是因為這裏有一座有威望的族人的房子,在他的大牆門前歷來是“文官下轎、武官下馬”,其氣勢堪稱“百歲”,人們稱其為“百歲府”,叫得多了,叫順口了,便成了新村的名字。

  墩頭百歲,除了歷來文人俊彥輩出,這裏的人還特別勤勞,用舟山話來説就是“很會做”,再加上家族注重教育,族人都比較低調節儉,賺來的錢都老老實實地購置田產。因此,自古墩頭人的田產就很多,家境也頗為殷實,以前在定海各鄉都有墩頭人的田產,被譽為“墩頭穀倉”。

  現在,墩頭人仍然以農業為主,大量種植蔬菜瓜果,在各大農貿市場的蔬菜攤位,墩頭人是不可小視的主力,定海市民餐桌上的蔬菜有很多是出自墩頭人的雙手。

  黃氏宗祠凝聚族人

  據黃家有威望的老人介紹,黃氏祖籍是寧波鄞縣姜山,系唐太傅開國子、宋追封江夏侯諱晟忠濟公之後裔。明中葉,墩頭黃氏太公黃俊遷居定海紫微莊德行裏,即墩頭村,至今已有20餘代,香火綿延之久,在舟山也頗為難得。

  到了清早期,黃氏六世黃士立在村裏修建了黃氏宗祠,一直保存到現在。黃氏宗祠門樓裝飾已翻新,牆體下部用石塊砌築,上部用青磚砌築。室內前部為木結構戲台,後部為正堂,一切原汁原味,現為市級文保單位。如今的祠堂,是村裏老年人的休閒活動中心,他們常在這裏看電視,一片和樂的氛圍。黃氏宗祠內掛着“翰林第”“內閣中書”匾額,兩側牆上是黃家太公、黃式三、黃以周的畫像和生平介紹。

  據族內老人回憶,宗祠原本更為宏偉、精美,雕樑畫棟是典型的清朝風格建築,現在雖然大致風格和時代感還在,但經過時代變遷屢次損毀、修建以後,已經不復當年的華麗。不過,宗祠內有個大戲台在舟山各祠堂中並不多見,或許也從側面印證了當年的輝煌。

  在舟山的大家族宗祠中,黃氏宗祠的品位、規模及格局仍屬上乘,是研究舟山歷史、民俗民風及黃氏經學文化的一個不可多得的歷史遺蹟。

  東山廟弘揚正氣

  在墩頭村,還有一個值得探尋歷史真相的地方,就是當地的東山廟。

  東山廟原本只有一間小房子,裏面供着一塊石碑,直到前些年才建成了規模的廟,塑起了神像。據當地村民回憶,原來的小廟、石碑已經延續了好幾代、好幾百年。

  為什麼東山廟幾百年來都供奉着石碑?這也許和一段可歌可泣的保家衞國的歷史有關,只是當地羣眾無一能細緻地描述,只能給出一個驚人相似的故事梗概:曾經,在墩頭髮生過一場抗擊“長毛人”入侵的戰鬥,有一位戰士在東山廟所在的地方犧牲了,當地羣眾感念其正義和無畏的精神,就豎起了石碑,搭了小房子紀念這位英勇的人。這位戰士的姓名沒有被記錄,也不是黃氏族內的人,所以人們只能在石碑上刻下“本境東山廟顯應尊神之位”,這塊石碑後來又被複刻兩次,現在3塊石碑都保存在東山廟神像的後方。

  這個故事,或許正是定海軍民抗擊英軍入侵的一個真實寫照,若不是當地羣眾對英雄的敬重,這位無名戰士也許早已湮沒在歷史中,而這些不正是值得今天的我們來挖掘和探究的嗎?

相關閲讀